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妖魔道

作者:admin来源:人气:196


.
  得知城外有高人,迹延便立刻赶去。


  这次,赤炼没有随男人同行,理由是入夜危险,张府也需要有人留守,更何况还安排人照顾伤患,迹延也知道
夜间危险,妖魔诸多,也觉得赤炼不应随他去,以免遇到危险,于是,男人便自行动身前去。


  入夜之后,丰名城内除了花街,几乎没人能走动,百姓都怕了那些四处为患的妖孽,普通把姓夜晚出行非常不
便,久而久之大家都闭门不出户,夜里也不敢点灯,官府也发了告示让百姓们夜里不要出门,少上山,减少除外时
间,并且不要单独行动,以免遇上妖物。


  夜里除非了花街之外,城中是漆黑一片。


  迹延独自一人提灯笼来到南城的客栈,客栈前门大门紧闭,他只能熄了灯笼从客栈的后门进去。


  「你是何人?」后门院子的护院拦住了迹延。


  四周黑漆漆的,只能听见鸟虫的叫声。


  「下在迹延,特地来此高人帮忙,劳烦你通融一下。」


  「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这天太黑,小的刚才没认出你来,我们老板又不准我点灯,说是以免招来那些山精妖怪。」


  护院听说是鼎鼎大名的张府女婿,立马变得百般的客气,张府在丰名城威望很高,而迹延的名字也在丰名城传
遍,人人都知道他是张府的新姑爷。


  迹延将已熄灭的灯笼交给护院:「今日有村民被妖孽袭击,我特地来此请教高人,小兄弟请问可否告诉我,前
几日捉拿了几只艳鬼的那位高人,住在几号房?」


  「那位高人住在天字房,顺着这条路直……」护院的话还为说完,就听见迹延说了一声谢谢,一闪身就消失在
客栈的后院,护院还没来得及喊出声,高人吩咐今晚不准人打扰他。


  迹延很快就来到了所谓的天字房,这里也就是客栈最好的房间,他刚在门前止步,就听见里面有女人的笑声。


  莫非这高人是女人?


  迹延也未及细想,便直接敲门了:「请问高人可否已睡?若是没睡,劳烦将门打开,在下迹延,有事相求。」


  迹延也不啰嗦,直接明了的表明了来意。


  门内的笑声变得越发妖异,而且从那此起彼伏的笑声可以听出,房间里绝不知一人。此时,迹延感觉到一股阴
气从门缝里泄出。


  他一皱眉,他不请自入,推门闯了进去,随即他一摆袖子,房间的六扇门紧紧的合上,阴气不能外泄,若是阴
气外泄可能回来妖孽。


  房里的人似乎没因迹延的闯入而有所反应,房间放置着一个屏风,那笑声从屏风后面传来,烛火在幽暗的房间
内,显得诡异又暧昧。


  屏风后面,五只衣着袒露的艳鬼,正围绕着一位俊美的银发青年不停的挑逗,那青年面对五只美艳的女鬼贴身
的挑逗,他依旧是不动声色的闭着眼睛,他身上的衣物被凌乱扯开,正个胸口都敞露再外,任凭五只女鬼的肢体挑
逗,他始终都是稳如泰山地坐在那里不动。


  佛降……


  男人立刻就认出被女鬼包围的高人就是佛降,那个清风谷法术高强的弟子,他身上的银色袈裟凌乱的敞开,他
身边那五只妖艳的女鬼,衣着暴露,袒胸露乳,那轻薄衣裳挡不住玲珑的曲线,看到这种淫乱的景象,迹延睁大了
双眸,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迹延的身法很轻,沉静在淫靡气氛中的鬼和人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房里摇摆不定的烛光很幽暗,厚重的阴气
在房里弥漫。


  「佛降你的定力是我们姐妹所见过最好的,我们无法动摇你的定力。」五艳鬼暧昧的抚摸着佛降的身体,在佛
降身上暧昧的磨蹭。


  佛降闭着眼睛轻笑起来:「那就使出你们的浑身解数,勾引吾,让吾失控。」


  对于佛降而言,这只是一次提升定力测试。


  正文第36章


  迹延看了半响,终于看出点端详来,他没想到清风谷的弟子居然会用如此邪门的方法,考验自己的定力,这未
免也太逆势正派所为了吧。


  「咳咳……」


  迹延无法再继续看下去,他忍不住咳嗽出声提醒佛降。


  下一秒——


  佛降便警觉地睁开了双眸,那凌厉的目光扫向了男人,那五只艳鬼被惊扰,自动收回了桌前的集妖瓶内,五道
鬼焰消失的瓶口时,佛降才扣上了集妖瓶的盖子。


  「大叔,你来这里做什么?」佛降被人打扰显然变得不悦,他皱着眉头拉了拉身上的衣服,那凌厉的目光在催
促男人有话快说。


  「我叫迹延。」迹延还是报上自己的名字,以免对方忘记自己。


  佛降记得这个叫迹延的男人,前几次的会面让佛降对他印象深刻,这个男人不但「好色」,还是「非不分」,
而且男人的奇特的命格让佛降记忆深刻。


  当日,他算出迹延三个月内必大劫,其实也并非不可化解,这个叫迹延的男人当初不相信他,如果又来求他帮
忙,他不太愿意告诉男人化解大劫的方法。


  更何况,天机不可泄露。


  迹延并不知道佛降误会了他的来意,他只觉得佛降看他的眼神透着一点不屑,他知道佛降对他有不好看法,可
那些都是处于误解。


  男人正想解释,就听见佛降清亮的声音:「我记得你,听说最近你与我师妹成亲了,大叔,恭喜你。」他轻笑
着打量迹延,没想到迹延这个男人运气还不错,能让他那个眼光向来都很高是师妹看上眼。


  佛降的目光让迹延感到不自在,有种被人审视的错觉,为了不浪费时间迹延把今日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佛降,
并且说明自己的灵气最近很不灵,若是对付那年轻树妖出问题,为了安全起见迹延还是请佛降出马,捉拿那只千年
魁树精,毕竟都是正派人士,见到百姓为妖魔所困惑,正义之士都会出手援救。


  「这丰名城向来都是以经常而闻名,没有修炼之人,这次冒冒然前来请你出手,希望你也别介意。」为了不然
佛降误会他贪生怕死,迹延觉得有必要把一切情况说明。


  听完了男人陈恳的陈述之后,佛降到是对迹延有了一些改观,他原本以为迹延是来求他帮忙化解打劫,没想到
这个男人不顾自己的安慰,还要为丰名城的百姓请命,这一点让佛降多多少少都感觉到迹延的用心与善意。


  「不用你说吾也知道,吾原本明日就打算去收拾那只千年魁树精,除妖也是吾们清风谷的重任。」


  「如此便最好,若是需要我帮忙……」


  「迹大叔,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你灵力尚弱,去了吾也没时间分心照料你。」


  说话间,佛降替男人倒了一杯茶,对于迹延好意他也心领了,只不过他不想到时候还要分心去救男人。


  除妖之事谈妥之后,迹延依然保持着礼貌的向佛降告辞,佛降到是奇怪与男人为何由始至终都未提大劫之事,
佛降垂下眼思考着,并默不作声的收起了集妖瓶,迹延这个男人还真奇怪,不怕死吗?就那么为被人着想?


  虽然这个男人在佛降眼里是个色狼,不过,这个男人比他之前所知道的还要更善意。


  在男人快出房门的时,佛降不抬眼地提醒了男人一句:「迹大叔,别怪吾没跟你说,明日无论是谁找你出去,
你都别去,切忌,勿要踏出张府半步。」


  「……」迹延顿住了身形,他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


  「无论你相信与否,吾今日都告诉你了,一切随命。」


  「多谢……」


  迹延半信半疑的谢过之后便匆匆离去,房间的大门被一阵凌厉的风关闭。


  正文第37章


  翌日清晨,迹延很早就起床去后院探视村民的情况,伤患的情况都很稳定,待他们吃过早点之后,迹延就派府
里家丁送村民回家,待安置好其他人之后,迹延才看到赤炼走到张府的大厅,赤炼如火焰般艳红的衣裳,衬得他苍
白的皮肤显得更为妖异。


  「赤兄弟你醒了,今日不宜出城,待会儿我让人送你回府。」迹延笑盈盈地迎了过去,男人笑起来很温柔,有
朴实。


  也是发自内心的微笑,男人觉得昨日辛苦了赤炼,今日原本应该迹延亲自送赤炼回去的,但迹延想了想昨日佛
降的忠告,觉得不太方便,于是决定让家丁送赤炼。


  赤炼很配合他的安排,赤炼临走之前还非常有诚意的对男人说道:「迹大哥,那我告辞了,改日找你游湖。」


  迹延微笑着点头,目送赤炼离去,这日赤炼没有出门,都在家里打理张家的家务事,也没有什么人来找他,村
民们在得知有高人出城降妖后,都规规矩矩的按照官府的指示不都出城,百姓们的表现让迹延很烦心,因为有迹延
留守在城内,百姓们都很放心。


  「那张家姑爷真是神人,昨晚出马就请动了高人,听说县令都去请了好机会,连高人的模样都没瞧见。」


  「那是那是,张家的姑爷是修炼过法术,而且人品又好,还请大夫帮村名治病。」


  「是啊!那迹夫人可是真有福气,能找到这么好的男人。」


  ……


  迹延的事情在百姓间很快就传开了,迹延几乎成了丰名城的救世主,这让迹延倍感压力。这日傍晚,迹延坐立
不安的在张府等待消息,佛降出城之后至今都没有消息,这难免让男人有所担忧。


  入夜之后。


  迹延正准备去书房看看书,门外有人急急忙忙的跑来报信,说是花街那边出事了,有一头野兽在咬伤了很多人。


  迹延也顾不得自身的安全,随着报讯的人一起火速赶往花街,感到现场迹延发现很多人都被咬伤,有的女人裙
子都被扯了下来,衣服也是破烂不堪,男人们也都惊慌失措逃离四散,弄得楼里鸡飞狗跳,护院把人都唤了出来,
把大门紧紧地锁上以免野兽冲出来。


  「咬伤人的究竟是何物?」


  「就是您上次打死那只老虎精的同伴,那妖怪是只老虎形态,但会说话,那妖怪说让我们请您来,否则就咬死
我们……」护院摁着头,害怕得满头大汗。


  「有劳各位,待会儿我进去之后,除非我喊,否者无论如何都不要开门!」


  迹延叮嘱护院好好看守,以免伤及无辜。


  「是是是!」护院连忙点头。


  迹延让老鸨把伤员送到街口的药店,其实壮年的男子负责看守楼外,大家都听从迹延的吩咐,迹延让护院到开
门,他独自进入了流芳楼。


  里面漆黑一片,迹延只能借着月光看清楚里面样子……


  一直老虎精爬在桌上,冷冷地盯着进门的男人:「你终于出现了,你杀了我兄弟,我要你偿命。」老虎站了起
来,露出嗜血的利齿,面向非常狰狞。


  迹延没有说话,觉得事情有些古怪,那头老虎尚未修炼成人型,发力还不高,为何会独自来挑衅他,这事没那
么简单。


  迹延很冷静地对老虎说:「你不是我的对手,若是你现在回头,我可以助你转世为人。」


  「别天真了!做人有何好处!」老虎精张狂的笑了起来,他虎掌拍烂了一张桌子,「我兄弟被你杀害,他的内
丹也被人取走,你们人这么残忍,做人有何意义?!」


  男人皱起眉头,那日并非是他杀了老虎精,他感到的时候老虎精已经被那身手超凡的男人杀了,那老虎精的内
丹肯定是也被那人拿走……


  迹延眼中腾起几丝明了的,他大致知道了这只妖孽的来意:「你想借助你兄弟的内丹增加法力,可惜那东西不
在我这里,那只老虎精并不是我杀的。」


  迹延如实的说出当日的情况,可惜眼前这只妖孽并不相信他,甚至还有发狂的趋势,迹延垂着眼,温和的眼底
蒙上一层凝重之色。


  没办法了,他若是不收了这只野心勃勃的妖孽,那定会伤及更多的村民。


  半个时辰之后——


  迹延让人开门,因为灵气没有复原,他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收了那只妖孽,这种还未成形的妖孽经过葫芦的净化
之后,会成为上等的疗伤药材。


  就在男人收妖出来之后,远处传来一阵敲锣的巨响声,随即夜黑突然窜起的大火印红……


  「大事不好了!赤府走水了!大家快去救火!」


  四周顿时咋起恐慌的议论声,青楼的女子被吓得跌坐在地上,大家都在说这乱世妖魔作怪,弄得人忍心慌慌,
到底还要不要人活啊,人们的哭呛的声音,与那恐惧的议论声,以及远处紧急的叫喊声,混着在一起打破了丰名城
的寂静。


  赤府失火了!


  迹延心中黯然一沉,充满了担忧,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赤炼的安危……


  正文第38章


  迹延马不停蹄的立刻赶到了赤府,大火已经焚烧了整个院落,只听见火焰燃烧的声音,却不曾听见又人哭喊求
饶的声音,迹延此时满心都惦记着赤炼的安危,现在哪里还有心情在想其他,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他更是把佛降
的忠告抛到九霄云外。


  「赤兄弟……」迹延呢喃着,大火印红了他的双眸。


  四周又很多赶来的村民,在弄来水扑救火焰,,迹延实在担忧赤炼的情况,若是他今日留赤炼在府里,就不会
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想到赤炼平时对他的种种好,迹延很混乱,他只知自己无法发下赤炼。


  迹延在外面喊了几声,就算是赶来救火的人,也能看出他的焦急,就在迹延准备亲自,进去找人赤炼的时候…


  他的胳膊突然被人拉住——


  男人回过头,看见赤炼完好无损的站在他面前,赤炼正脸色平静地注视着男人,仿佛像从男人紧张地双眸中寻
找到什么,黑夜中,赤炼那幽静的双眸仿佛被红光衬得发亮,眼湖里闪着迷人的光芒,赤炼的出现使得男人彻底的
松了一口气。


  「赤兄弟,你没事就好了!没事就好……」男人缓缓地抱住了赤炼,男人以为赤炼不说话,是被这大火所吓到,
他慢慢地抱住一言不发的赤炼。


  四周村民都在帮忙救火,赤炼顺势把脸靠在男人的肩头,在男人看不到地方,他嘴角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
那轻轻是一扬嘴角,像是在嘲笑,又像是满意,但更像是得逞,迹延这个男人恨相信他,这样的效果让赤炼恨满意。


  「迹大哥,原来你是如此的关心我?」赤炼在男人看不到地方,眼神暗沉如墨,语气却是亲和热切,「你不用
担心,府里今日无人。」


  男人沉吟了一会儿,才真心的表示:「我当然关心你,你是我结拜兄弟,也是我唯一的兄弟,我初到丰名城,
你也帮了我很多,这些年来,你是第一个真心待我的人。」男人说的都是实话,他漂泊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像
赤炼这般热情的待他。


  男人是个老实人,别人对他好,他也就会对别人好。


  男人很担心赤炼府上的事情,在询问之下才得知,赤府今日放了所有家丁、女仆回乡去探视家人,而仅剩的两
个丫鬟,随着赤炼和玉璃去了何员外家里,所有赤府空荡荡的没有人,而原本正在何员外府里喝酒的赤炼,听到赤
府失火,就独自赶回来了。


  在得事情经过之后,男人让赤炼在安全的地方站着别动,男人阻止村民开始帮忙救火,不久后,衙门也来了很
多捕快帮忙救火,但火势越来越大。


  男人感觉到不对劲!


  这火……


  似乎是被施下了灵力,并非不同的火焰。


  迹延凝视着火焰,心里展开无数的设想,而站在旁边看「热闹」的赤炼则是最明白这火焰的起因,肯定趁他不
再,那白狮像烧了他的窝。


  这时。


  「啊!这这这……为何会变成这样!」


  「房子为何突然消失了?火焰也消失了!」


  「哎呀,肯定是妖怪妖怪,又妖怪啊!」村民们开始惊慌的叫喊,衙门的人稳定住村民的冷静。


  眼前景象让所有人愕然,让才明明在燃烧的火焰迅速的消失,就连赤府也凭空消失在空地上,眼前空荡荡一片,
满地的杂草和几颗枯树,就连那原本美丽的荷花池塘,也变成了一滩死水,阴风阵阵的吹过,看上去无比的阴森。


  赤炼皱起眉头,看到这幅景象他自然是知道那白狮肯定是用了天火,将他以法力弄出了赤府焚烧弹尽。


  「迹大哥,这肯定是妖怪所为。」赤炼的声音很轻,让男人无法反驳。


  「嗯。」迹延点点头,「赤兄弟你无须担心,此事我会替你处理的。」


  此时,又村民说前些日子有人在山上看到白狮妖怪,最近又是千年树妖又是白狮妖怪,弄得村民人心惶惶。


  「白狮……」男人若有所思地轻声重复。


  他记得不久前,那头狮子还侵犯过他……


  想到此处,男人不自在的咳嗽了几声,赤炼发现男人的表情不对,他手掌抚上男人的背,轻声的询问男人是否
安好,得到赤炼的关心,男人笑了,表示没事。


  正文第39章


  迹延向衙门得人说明了情况,衙门的人对他非常的客气,并且帮忙疏散了村民,而男人让赤炼去他府里住下,
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赤炼原本没打算去迹延哪里,但听到迹延邀请,便还是去了。


  迹延也从赤炼口中得知了,何员外今日邀请赤炼去谈论想娶玉璃的婚事,男人得知玉璃和何员外婚事坦诚之后,
还是替玉璃高兴毕竟何员外是大人物,而赤炼似乎也很满意。


  「迹大哥,如今我赤府被妖法弄得消失,这月我暂且先住你府上住几日,玉璃便就住何员外家中。」赤炼简单
的安排了一下,但还是征求迹延的意见。


  「可以。」


  赤炼又补充了一句:「希望没有打扰到迹大哥。」


  迹延不留多余心思地表示:「你想在我府上住多久都没问题,我们是拜把兄弟,不用如此客套。」


  迹延将赤炼送回府后,独自去了一趟客栈,从店小二那里得知佛降还未回来,男人匆匆地赶去城外,若非是佛
降出了什么意外,为何这么晚了还未归来。


  他昨日请佛降的时候,早应该想到那千年魁树妖岂是一人就能对付得了,他早该不听佛降的话随他一起去,无
论如何两人的力量总比一人的力量大。


  事到如今,佛降还未归来,他便不得不独自出城走一趟。


  当男人赶快到郊外的树林时,天色暗得几乎看不清四周的环境,月亮不知合已被乌云遮盖,附近有很浓的妖气。


  迹延感应着灵力聚集的地方而去,当他看到佛降的时候,佛降盘膝坐树林里,地面有灵力集结而成巨大佛印在
不停旋转。


  他双眸紧闭,手做佛祭,嘴里念诵经文,这是清风谷的「绝妖印」,那银色的咒文从他嘴里源源不断吐出,形
成了巨大的保护罩将他笼罩在其中,随着那诵经声越来越快,地方的佛印旋转得越来越快。


  迹延知道佛降在做法,他便没敢靠近。那扬起阴风在暗夜中,湿冷又阴深,灵气还未恢复迹延,没有感觉到危
险正在一点点的靠近。


  「佛降……」他想问问佛降到底怎么了,男人没有警觉到自己已经落入了魁树妖的陷阱里。


  「小心!」佛降听到男人的声音猛然地皱眉,阴深的风激得两人发丝飞扬,衣襟不停在在风中滚动。


  男人赫然凝神,但他还来不及闪避,一个黑影就从他身后压了过来,男人的身体被缠上了树藤,那树藤紧紧的
缠绕主男人的腰部,把男人整个人拖到了半空中。


  「吾不是让你不要出府吗?!你为何不停劝告,还跑来妨碍吾做法!」佛降不悦地站起身,四周的保护罩瞬间
消失,他脚下的佛印却依旧清晰的转动。


  如今说什么都无济于事,男人出于担心,并没有错。


  「我见你迟迟未归,所以便来了。」男人一边诚实的回答了佛降的问题,一边试图用法力割断缠绕在身上的树
藤。


  「哈哈哈哈哈!来了一个不够,还要来两个,那我今天就吸了你们的灵气,让你们知道我千年树妖的厉害!」


  「妖孽,你别太放肆。」迹延低声地提醒还是巨大树形的树妖,那树藤像蛇一样,在男人的身体上攀岩,纠缠
的捆绑住男人的身体。


  男人发现自己的发力在这个阴气极盛的时候,对树妖根本没有任何威力,被树藤捆绑在半空中的男人,开始奋
力地挣扎。


  佛降念诵着经文,挥动着手杖,几道灵光打在树妖身上,树妖受伤的松了松潘腾在男人身上的树枝,但下一秒
却又勒得更紧了。


  佛降凌厉的眼神扫向男人,他极其不满男人的出现:「你在此处,只会碍手碍脚。」


  「你最好先把我弄下去。」男人底气不住,但他却很冷静告诉佛降,「你不要打他的树枝,这样是打不死他的,
你要……」


  男人正想交受方法,捆在男人身上的树藤却突然的收紧了,男人的脖子被勒住,双手被锁住,那在空中挥动的
树藤分别缠绕上男人的大腿,紧扣住,使得男人无法动弹……


  正文第40章


  不待迹延继续说下去,树妖那张狂挥舞的树藤钻进了男人的衣服,男人惊愕地睁大了双眸,他刚想开口阻止,
那树藤变钻入进了他的嘴,抵制进入了他的深喉,让他无法说话,只能发出求救的呻吟声。


  而佛降却在此时闭上了眼镜,嘴里不停的念诵着咒文,而他脚下的万字佛印也变得越来越大,男人被树妖牵制
而无法用力。


  树藤爬上男人的大腿,朝男人私密的部位探去……


  树妖张狂地笑着,树藤捆紧了,男人的身体,在男人的身上勒住一条条殷红色的印记,男人的衣服也树藤的钻
入而撑破。


  「嗯嗯……」男人不安地摇头,那树藤搞弄着他的嘴,树藤的挤入让他的脸腮变得鼓掌,而导致无法闭合双唇。


  吞咽未及的唾液,顺着男人嘴角缓落……


  男人蜜色的肌肤开始泛起了红潮,男人无法想象自己竟在别人面前被妖怪侵犯,直到那树藤抵在男人的后穴。


  「唔唔!」男人想喊佛降帮忙,可是佛降在凝结咒印。


  很快——


  那急速旋转的佛印将树妖笼罩,妖怪发出其列的叫声,佛降睁开眼睛,轻身一点,跃上了树妖的枝干,将法杖
插进了树妖的身体,树妖被打伤,但却始终不放开迹延。


  迹延只觉得身上的树藤勒得愈发紧了……


  就在那树藤想挤入男人的身体时,地方的佛印焚烧成火焰,从树妖的根部开始燃烧,男人听到妖术的惨叫声。


  男人被勒得快断气,昏迷之前看到是佛降那异常雪亮的双眸,黑夜下树林里有灵光飘散……


  迹延觉得自己死了,他醒来的时候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但他用了半盏茶的时间知道了这是佛降在客栈租的厢房,
而且他也并且没死掉,他身上被树藤勒过的地方都已经上过药,缠上了绷带,而他现在根本没有办法动弹……


  他伤得很重,虽然灵气正在慢慢的恢复,可是那只树妖真的差点弄死他,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他只记得昨
天赶到树林被树妖勒晕了,之后的事情,他都不记得了。


  迹延想做起身,却无法动弹。


  没过多久门就被推开了,佛降刚从衙门回来,消灭了树妖去通知衙门的人张贴出城公告,他刚回来就看见男人
醒了,他不太想搭理男人,总觉得昨晚男人妨碍了他。


  「昨晚让你见笑了……」迹延很遗憾没能帮上忙,险些还连累佛降,幸亏佛降身上无伤,否则他更过意不去。


  「迹大叔,你为何连自己的命都不要,我本不想救你,若不是见你为百姓着想,我势必把你扔在那里,让你自
身自灭。」佛降凌厉的目光扫过迹延满怀愧疚的脸,他轻哼了一声,「你好好这里休息,我已经让人去张府抱过平
安了,房钱我已经付款了。」


  「你要走?」


  「嗯,还有师门任务要办。」佛降点头,他转过头看了男人几眼,「迹大叔,你还是自己好好休息,我告诉了
掌柜,三餐时间会有送餐来给你,你若是想方便,就喊一声,小儿会帮你,再过几个时辰你就能动了,大可不必紧
张。」说完,佛降就离开了。


  迹延深知佛降必定是有事要办,而他也不好再三麻烦佛降,按照佛降的说法,迹延明日就能自己走动回府。


  消灭了树妖,男人也了却了心头之患,直到下午男人才能勉强的坐起来,但是男人的身体每一处都在痛,直到
入夜之后,他身上的痛觉才逐渐的消失,迹延在床上躺了一天,而原本安静的夜晚,那份宁和的寂静却在子夜时分
被打破……


  正文第41章


  客栈的走廊上,传来缓慢的脚步声,接着就听到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在奸笑——「九爷,你需要的人,我们已
经准备好了,已经给过他家里人钱了,刚才掌柜说他在『地』字房里等你。」这好像是醉月楼小倌的声音。


  「是自愿的吗?」


  「是的,是的,小的都按照九爷的吩咐办的,给你找的人是自愿的,而且他身体壮,比普通人能挨!」


  「你给我找的男人?」那被称做九皇的青年,那略显柔和的声音里透着几丝不满。


  「九爷,我知道您不好这一口,可是那些姑娘们没一个同意,只有这个大块头愿意,而且他身体壮能挨,没准
还能撑到明天。」


  「……」男人没有听到九皇没出声回应。


  「九爷,你瞧瞧合适不,不合适再换。」


  「算了。」九皇的声音变淡了几分,柔和的语气透着一点懒意。男人侧躺在床边,听着两人说话,嫖妓都嫖到
客栈里来了?


  男人也毫无心思管别人的事情,他只管听就好了,迹延有点无奈,他如今是骑虎难下,就算他不想听也必须要
听着,因为这两个人就站在他的房门口。


  迹延没有睡着,他静静地听着外面的动静,看见两道人影走到站在他房间门口,一个是身材矮小的小倌,另外
一个是身形修长的年轻人……


  从那身形和步伐迹延能听出,对方应该是一位青年。


  被称做「九皇」的年轻人,扔了一袋银子给小倌,就把人打发走了,男人正准备睡觉,却听见有人推门进屋了
……


  怎么回事?


  男人探出头去看个究竟,这时候一个人影迅速地闪到床边,朝男人压了过来,房间里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
清楚。


  对方似乎不打算和他说话,直接把他拖了过去,迹延四肢并用的抵抗,在第一时间准备出声喝斥这个没有礼貌
又莽撞的陌生人,但却在同一时间被人用布条捆住了嘴,让他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很快,迹延就感觉到有人拉开他
的双腿。


  因为男人身上缠绕着绷带,对方摸到男人身上的布条时候,明显愣住,但在听到男人那呻吟的时候,对方那人
又顿了一下。


  短暂的安静之后,对方似乎不想再等了,身体疼痛的男人不能叫,也不能喊,他的双手不停地推挪着眼前这个
看不清模样的陌生人,迹延受了重伤,实在没太大的力气挣扎,但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靠近,对方根本没在
意他的挣扎,直径的分开他了双腿……


  两人都彼此,看不见对方,这样正合九皇的意,反正看不见对方的样子,看见了反而做不好做,他对男人又不
敢兴趣,不过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他的发情期到了,如果不找人替他泻火,他会挨不过,每次他发现的时候都必
须找人泻火,而他的精力又特别的充沛,常人根本就难以忍受兽欲。


  没错,九皇是雄兽……


  所以常人难以忍受他骇人的欲望,而他又必须要找人泄欲,他不可能去找母狮,那根本就没有,因为这全天下
就他一只白狮圣兽,他不可能去找到母狮交配……


  他只能用人形泄欲,而且,这也是最简单,最容易方法。


  男人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只觉得莫名其妙的做了冤大头,正在对他不轨的人走错了厢房。


  男人想合上双腿,但缠绕着绷带的腿,被捏住分开,男人止不住的低吟了两声,听到对方解开衣袍的声音,男
人想后退……


  黑暗中。


  迹延听见有野兽发出不满的低吼声,男人僵住了,这声音就近在咫尺,而且非常的熟悉,男人的神情又些恍惚,
男人的双腿被拉开到无法闭合的地步,对方的动作很慢,似乎一点都不着急,而可就在男人秘穴,被撑开的一瞬间
……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男人看到一双浅蓝色双眸,对方看异于常人的双瞳,在此刻变得异常的雪亮,就如同
潜伏在黑暗中的野兽……


  而此时——


  忍受被手指侵入那不适感觉的男人,觉得眼前这双浅蓝色的双眸好熟悉……